日本俳句,被称为世界上最短的诗,却那么美

摘要: 『阅读本是寻常事,繁华静处遇知音』

12-14 05:58 首页 慢书房

『阅读本是寻常事,繁华静处遇知音』



俳句是日本的一种古典短诗,短小精美,意境绵长。是作者捕捉生活细微之处的美,感受到的是自然中的随性和对内心寻觅的归依。安德烈·贝勒沙尔曾言“俳句是传播微光与颤栗的诗”,法国作家罗兰·巴特称其是最精炼的小说。


欣赏俳句,自然联想到日本物哀,幽玄,空寂的美学。这种寂灭即是美到极致,幻灭间的那抹光亮最耀眼,是符合日本民族审美的。而俳句的妙处是在“?攫住大自然的微光绮景,与诗人的玄思梦幻对应起来,造成一种幽情单绪,一种独在的禅味,从刹那间而定格永久。”??????


日本江户时期著名的俳句诗人小林一茶,3岁丧母,8岁父亲续弦,10岁继母生弟弟仙六,14岁祖母去世,39岁父亲去世,52岁娶妻,继而所生的三男一女全部夭折,61岁妻子去世,62岁续弦然后离异,63岁再次娶妻,65岁家中失火然后染病医治无效离世。


但尽管一生“凄梗”,但依然没有能消磨他对天地万物的强烈的爱,在他的写作情感上依然保留对弱者的同情和对强者的反抗。因此他的句风别开天地,自成一家。周作人曾评价一茶的诗,“俳谐是人情的,他的冷笑里含着热泪,他的对于强大的反抗与对于弱小的同情,都是出于一本的。”



到我这里来玩哟

没有爹娘的麻雀


一茶回忆六岁时所吟诗句而作,那时候一茶已经是孤儿。他一生中没有太多人的陪伴,诗句中会经常性地出现一些小动物。



我知道这世界,本如露水般短暂。

然而,然而。


小林一茶四个孩子全部夭折。这首俳句,就写在他的小女儿死去的时候。一茶曾写到:“她母亲趴在孩子冰冷的身体上,呻吟着。我了解她的痛苦。但我也知道,眼泪是无用的。"



「归庵」


笠上的苍蝇

比我更早地飞进去了


回到居住的庵所,原本停在斗笠上的苍蝇,先一步飞进去(回家进门)了。好亲切呀!



不要打呐

苍蝇搓它的手

搓它的脚呢


“为鼠常留饭,怜蛾不点灯”用一句话形容一茶:有佛性!在他的眼中,众生和自己是没有分别的。



故乡啊,触着碰着

都是荆棘的花。


对于故乡,漂泊异乡的诗人怀念着,却又不满于继母当年的虐待。这份复杂的心绪,被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
婆娑红尘苦

樱花自绽放


年少离家,思乡之情溢于言表。最喜欢把故乡比作带刺的花这一句,比我们常用的“近乡情更怯”又多了更多表达。



十二月二十四日入故乡

这终老住居地

哦,雪五尺


一茶老了,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信浓——一个雪国。一茶对于故乡的情感是相当复杂的,如果你了解这种复杂,大概能够理解“雪五尺”确切的所是。



最上川

蝉声贴在天


和大多数俳句一样,只是最简单而客观地描述目之所见、耳之所闻。但是蝉声从上边传来,一茶却说“蝉声贴在天”,这是客观而真实的吗?显然是既真实而又不真实的。



一把小菜一块煤

此乃我春天


每个人的春天回忆皆不一样,但也许一茶的最朴实、最贴近生活。



雁别叫了,从今天起,我也是漂泊者。

回家去吧,江户乘凉也难呀!


51时,一茶终于与继母弟弟和解,回到故乡,次年娶妻,但所生三男一女,先后早夭,发妻也于结婚第九年去世。六十五岁时,家屋失火,所有财产尽付一炬,是年十一月,一茶也染病去世。要说一世坎坷,莫过于此。



—FIN—


文丨小林一茶

图丨东山魁夷

排版 | 江月


首页 - 慢书房 的更多文章: